請用微信小程序<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>掃碼
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
你所不知道的古代行旅的艱辛和創新
2020年08月09日 10:43 來源:重慶日報

  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,這是中國傳統文人的理想訴求。所以,人們一想到古代的行旅詩文,總是映照出山光水色,總是對古人的行旅充滿了憧憬。人們會說,你看看旅行家徐霞客、王士性、楊升庵們走得多有詩情畫意,行走的愜意中還不時有詩文留下。其實,在傳統時代,這些文化人即使再失意都是處于上層人士,他們的行旅多是有傭人和騾馬相伴;但一般平頭百姓,特別是腳夫們的行旅卻遠非如此。

  比如明清時期從重慶到成都的東大路,主要是行進在淺丘地區,可也要連續不斷走10天左右才能到達;如果是負重太多,10天也是走不到的。至于四川盆地大山之中,行旅之艱難更是難以言喻。唐代五代時,今天重慶以南的綦江、萬盛、桐梓一帶山高水險,根本不可能像平原淺丘之地有高車大馬,連官員們也只有坐背架而行,當時稱這種背架為“背籠”或“兜籠”,所以,當時南州的州牧和縣令也是用背架為座駕。因高山碥路高深濕滑,為了安全,背架外套上竹籠,領導在竹籠內與背負者背靠而坐,仰望天空而看不到路況,更是步步驚心!

  至于一般百姓腳夫,往往要背負幾百斤的行囊,更是艱難萬分。如果要越過密林,時有瘴毒侵擾,更是行旅唯艱。如果跨越急流,多取溜索溜過,但以前的竹篾溜索多無金屬滑輪,往往全靠手力滑動,不僅艱難萬分,也相當危險。所以,這些腳夫長年負重遠行,經常日曬雨淋,面色黢黑,身材干瘦。

  最早背簍類工具就是產生于西南地區,這是適應西南陡窄山路的科學應對產物,但有時個人背負不了的重量也只有用擔子挑?缮絽^不僅道路窄險,更有荊棘阻擋,擔子多有不便,為此我們的祖先不僅發明了河流的纖引,陸上行路也出現了纖引,這是世界上少見的陸上拉纖。無獨有偶,10多年前我在青川縣摩天嶺也正好遇到現代的陸纖使用案例。

  西南地區的丘陵地區,道路回曲,山丘不高但起伏不斷,高車大馬自然也難行,人們由此發明了獨輪車,稱為雞公車,人們甚至將其與諸葛亮的木牛流馬聯系起來。所謂雞公車不過是一種小獨輪車,正好是適應淺丘地區的一種交通工具,既可坐人,也可載物。不過,操作獨輪車還真是一門技術,車上東西重了要用力,同時又要控制平衡,不論是在泥土或碥石道上行進,坐車人肯定也是相當難受的。

  在西南地區為了盡可能地節約體力并更多負重,先輩們用盡了才智,發明種種特殊古怪的擔負工具,如挑高肩又稱翹扁擔,充分利用了力學原理;而花樣繁多的背架更是適應不同的背負和路況發明出來的,有的背負工具可以背負兩三百斤貨物。雖然智慧畢現,但行旅之艱難仍然難改。

  我們知道,在中原地區出行,坐轎自然是最好的選擇,因為古代的車輪、路況下,坐車真談不上是一種享受,可能皇帝的御駕豪車也舒服不到那里去。西南地區當然也有坐轎的,但山區大轎上山下山也多不方便,人們多用簡易的轎子涼轎滑竿,甚至發明更簡單的兩根竹竿一塊麻布的滑竿。不過,在山區不論坐啥轎子,上上下下、東轉西折也并不好舒服。你想一想,就是重慶到成都雖然只有10天左右,可能坐啥坐久了都是不好受的。也許有人說可以騎馬騎騾,不錯,我們西南地區的馬也像人一樣矮小且長于忍耐負重,但并不適合人騎;然而,就是給你高大的蒙古馬,可能你也不敢在山區坦然行進,還不如下馬步行安全。

  現代科學技術改變著社會,成渝之間從驛馬時代的10天、民國時期成渝公路的2天、新中國成立后二級公路的11小時、成渝高速公路的4小時到今天高速鐵路的1個多小時,可謂滄桑巨變。今天,當我們駕著自動擋汽車一路飛奔,或一家人坐著高速動車暢談天下,或坐在飛機座位上鳥瞰舷窗外美景時,這種旅行的愜意和滿足自然是古人的行旅沒有的。所以,我們唯一對古人行旅憧憬向往的,可能只有對古人與自然深刻接觸而來的詩意詩境了。(藍勇)

【編輯:羅永皓】
广东11选五计划一中一